中超

鬼眼术士 第264章 好吧!我答应你!

2019-10-12 20:35: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264章 好吧!我答应你!

“妈的!你这小子是个软蛋呀,打得这么重也不懂得还手一下。”凌痕打着还连带着骂,薛老板一点反抗都没有,让他打得着实没劲,一点都不痛。

薛老板心里都悔死了,也是把凌痕祖上十八代都骂了个遍,你打就打了呗,还牛什么牛,还让不让人活了。

薛老板此时只想来个一场痛哭,哥就看上一个女子而以,却不想这也遭了殃,还被人打得这样惨

,别人怎地有看上的很容易就睡到床上去,哥却没这么好运,口水了不少,结果连个手都没牵到,这也太冤了。

跟那黄毛一样,把他打成猪头后,还给他来上一脚,不过这一脚踹在他的手臂上,只听得咯卡一声响。

听着这么一个声音,靳茜茜脸上的肌肉又是抽了一抽,她可是听得清楚了,这是骨头断裂的声响。

很,她就对凌痕这么作法表示了理解,一切起因皆是这薛老板使坏,如果自己不干走人,他拍拍屁股就算了,那么就没什么的事了,岂知他竟然去招来在道上混的小混混来抓自己去开房要搞多人大战,这可是惨绝人寰的事呀,所以就不能得到原谅了。

薛老板惨叫一声倒地,也是爬不起来了。

“别看了,这没什么好看的,这俩个猪头一点都不好看。”看着一脸骇然的靳茜茜,凌痕上前阻住了她的视线,并催促她上车。

靳茜茜长叹了一声,与他一起上车走了。

俩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点上了茶水后,她这才说道:“你……以后别把人打得太……”这话没说完,立即就觉得自己心太软了,这可是要害自己的人呀,有必要把同情心浪在这种人身上么?

“喝茶,要聊就聊点开心的事,女孩子没必要老说这些打打杀杀的。”

靳茜茜皱眉苦笑,我有聊了么?

“回泰华吧。”说着,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

靳茜茜也没缩回,而是动也不动地任由他握着摸着,这个男人为自己付出了不少,这手给他摸一摸也没短了什么,又不是作那事儿。

“不去!”靳茜茜缓缓地摇头。

“理由!”

“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虽然不算是什么好马,不过也是要点面子的人,怎好再回去了。”脸上苦笑了一下。

“华泰集团又已换人,这一次是林如韵重返董事长的位子,那些想不利于她的人都被干掉了,那杨在葆我也警告过他,这家伙现在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摸你一个手指头,你这手呀只能让我一人摸。”说着,着实的揉搓了一番。

靳茜茜给他弄得嫩脸一红,都让他摸了,这时再缩回来的话就显得尴尬了,只得任由他摸着自己的手:“林董还真是够厉害的,居然叫她把大权又夺了回来。”感叹地说道,一个女人不容易,能作到这点就不容易了,由衷的替她感到高兴。

“怎样?回来吧?她跟我讲过,营运部没你不行,现在那儿乱得一团糟,你也是知道的,公司大换血,栽掉了不少人,非常时期,现在可以说是难关重重。”说着,拍拍她的娇手。

靳茜茜眉头皱着,良久语,不能说一点动心都没有,毕竟她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才站到了那个高度,结果就在那种情况下被人甩了出去,心有不甘,换了谁都会有这种心理,她也不能例外,不过要是再回去,心理上一时又接受不了。

“别有什么的心理负担,你这不是干得好好的,都是那些不要脸的家伙折腾的,现在林如韵都回来了,你自然也是要回来的,该教训的人也教训了,华泰集团现在也有资金进场,不像之前那样困难重重,日子过得到是蛮滋润的。”

凌痕接着又道:“林如韵之前找不到你,她知道我跟你还有点联系,这才拜托我找到你,把这事跟你好好的说说,千万千万得把你请了回去,华泰集团真需要你。”

靳茜茜唉地长叹:“好吧!”

“哈!这就对了,那就明早过去?”

靳茜茜点了点头,既然都答应人家了,当然是得早点过去了,况且在这里服务员的工作也是搅黄了,工资都还没领呢,看来也只能是作罢了。

凌痕当即就拿出给林如韵拨去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林如韵听了自然高兴,叫靳茜茜早上就过来上班。

“听到了吧,都说了是人家让我把你这大能人请回去的。”

“切!什么大能人了,再怎么大也比不上你大吧,我可是开了眼界。”一想他教训人的手段,想到薛老板的惨状,表情立即就严肃了起来。

靳茜茜工作的时候还没吃过饭,她这肚子咕嘟地叫了起来凌痕才知道,当下就点上了一些吃的,吃饱了俩人到就药店里采购药材。

凌痕却是再去药店里买了些药材,爷爷三人虽说蛊毒已除,身体却还虚得很,手足力,须得再补上一补,当然,他也是会有元气替他们给补上,不过药材与元气同时双管齐下,效果就好上一些。

“买这么多的药干嘛?”靳茜茜不解地问道。

“我爷爷与一个朋友生病,我买点药回去熬了给他们喝。”这事不好解释,说了还不把她吓着,干脆就不说得那么清楚了。

靳茜茜不疑有他,开着车送他到了家:“到家里去坐坐?”准备下车的时候发出了他的邀请,都到家门口了也不请人进去瞧瞧,那也太不像话了。

况且他对靳茜茜也极具好感。

对于靳茜茜的到来,齐燕芸很是抵触,这女的她知道,她哥讲过。

这个可恶的男人有多少个相好,她哥哥可是一一的跟她讲清楚了,并吩咐她识大体,少吵闹,这样才是持家过日子的人,否则令得凌痕讨厌了你的话,那凌家就没你的立足之地了。

尽管她这心里很是不爽,这当儿她却是不好嚷了开来,毕竟爷爷还躲在床上,闹了起来有个啥的那讨厌的家伙还不跟自己闹。

纵是如此,她可没什么的好脸色给靳茜茜看了,横眉怒目,似看仇人般的瞪着她。

靳茜茜一愕,心想这谁呀?我可没得罪你吧?

“齐燕芸!没事上这来找架吵的。”凌痕可不客气,这齐燕芸没什么的好脸色他可是看在眼里。

靳茜茜一怔,看了看凌痕,又看了看齐燕芸,甚感诧异?

“喂!你什么意思呀?”齐燕芸闻语大怒。

“你看看吧,还说不是来吵架的。”凌痕指着给齐燕芸向靳茜茜说道,并不住地摇着头,然后才道:“这位是靳茜茜,我朋友。”

他又向叶慕月道:“我朋友,这位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同时给俩人介绍完了。

叶慕月看了看齐燕芸气得鼓鼓的小脸蛋,又看了看靳茜茜,暗暗好笑:这个小姑娘呀,真是的,也不看看这位都多大年纪了,能与痕有什么的关系了,你不要见了谁都一付如临大敌,当作情敌了吧?

她可一点都不知道,齐燕芸正是知道这来的是谁,她与凌痕可是有点不清不楚,所以才会生气成这个样子了。

“我叫靳茜茜,在华泰集团上班,与痕之前在一起工作,所以说是同事了,今天偶然遇上就和他聊了聊,知道家里爷爷生病了就过来瞧瞧。”靳茜茜落落大方,不以为异,一看这小姑娘就知道了,一定是喜欢凌痕的,却把自己当成那啥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同事!当我不知道呀,还好意思骗人。”齐燕芸嘟着一张小嘴,一点好脸色也没有。

凌痕笑道:“知道我的话没讲错了吧?这妞就是爱吵架干架,你见得几次就习惯了。”

靳茜茜看向齐燕芸笑了笑:“我不爱吵架,你有什么事不要向我……”

“哼!你们耻。”她被噎得脸都红了,一跺脚就转身离开,她可不想看着这俩人眉来眼去,看着就一肚子的气,很想把他们的奸-情-揭开于众,却又不想便宜了他们,想着如何找个机会好好的闹一闹,非得让你们知道我齐燕芸的厉害不可。

叶慕月与靳茜茜登时愕然,都是不解地看着她。

“别理她,这人这就这臭脾气。”凌痕笑了笑,也不好多说什么。

领着靳茜茜进屋去看望爷爷三人,把买来的药交给叶慕月拿去泡了起来,一会还得把药熬了出来让他们服下,这些药须得用水先泡上,三个小时后才开始煎,先是武火煎沸后才用文火慢慢的煎上,一般是半小时或是煎至只剩一小碗即可倒出服用。

靳茜茜进来后,于艳也是盯着她看了几眼,却没说什么,替她们介绍了后,靳茜茜皱着眉头:“这什么病呀?怎都病上了?”

一看三人脸色苍白,有气力,躺在床上都不想动了,显然病得不轻。

“一场风寒,不过现在没事了。”凌痕淡淡地说道,却没过多的解释什么。

来的时候靳茜茜也是提了些儿的水果,以表示意思意思,家中有长辈,空着手来总是不好意思。

成都恒博医院患者评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要预约吗
成都恒博医院评价如何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预约专家号
成都恒博医院网友评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