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我本反派 第七十九章 冰髓玉虫

2020-02-14 12:1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本反派 第七十九章 冰髓玉虫

巨大的冰晶世界,不仅是足下是冰封的地面,穹顶之上,根根冰柱垂下,宛若一道道利剑悬挂。

悬危之势,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掉下来,穿骨而过。

冰柱耸立、冰道纵横…,纯色的世界,分不清虚实,比之迷宫更加的神秘。

苏刑自认为自己方向感不错,可是几次兜转之后,完全是迷失在冰晶世界之中。

他只能顺着毛毛所指示的方向,一步步探寻。

一眼望不到头,空邃幽静,静的苏刑都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声音。

山谷崩塌的下方,竟然有如此庞大的地底世界,像是另外一个地界。

“毛毛,还要多久我们才能找到那个冰疙瘩?”

行走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苏刑忍不住开口询问。

之前毛毛带给自己冰疙瘩的时候,也没见它化太长的时间。

“咕。”

惫懒的在苏刑的手中翻了一个身,毛毛发出了一份无奈的鸣叫,豆眼看着苏刑,“咕咕、咕咕。“

不明的叫声,听得苏刑不禁皱眉,“在找吗?”

虽然毛毛叫声含糊不清,但苏刑却能明了它叫的含义,“你是说,你正在找它的下落?”

“咕。”

小脑袋点着,毛毛屈起上身,“咕咕咕咕。”

发出一连串叫声,这次苏刑也不确定了。

不过这难不住苏刑,自己只要一步步询问就好,毛毛听得懂自己的话,它只需要简单的回应,就差不多了…

“那东西很难找吗?”“咕。”

“藏得很深?”“咕。”

“你以前是在哪里找到它的,冰柱?穹顶?还是冰缝里?”“咕。”

“那是和你一样吗,能到处乱跑?”“咕。”

“那是被你吃光了,再找就很难是吗?”“咕。”

“那个冰疙瘩是你收藏起来的吗?”“咕。”

“它在的地方,周遭是不是比其他地方温热,挖出来的时候,还有蓝色的冰系?”“咕!”

“你以前都是靠它们为生的吗?”“咕。”

“你还记得自己出生的情景吗?那些冰疙瘩是不是都在你身边?”“咕。”

一连串的询问,苏刑越问越细,也越问越远,终于是大抵摸清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的情况了。

冰疙瘩不难找,不过那是以前,现在那些冰疙瘩,都被毛毛这个吃货给吃的差不多了。

之前那个冰疙瘩,是毛毛从一处冰缝内挖出来的,而他们已经路过了那个缝隙,一无所获。

不过苏刑如此打破砂锅的询问,亦是让他确定了毛毛的真实来历,正是自己此行的目的——冰髓玉虫。

山谷下方的这番世界,就是它的栖身之地,也是引动幻雪的缘故。

冰髓玉虫诞生,天地能量必然汇聚于此,冰雪为之轻舞。

至于那个冰疙瘩,正是这方冰晶能量的凝聚。

不过这方世界的灵性和精华,都已然凝聚在毛毛的身上,造化出它这个通灵的神物,无法再让这些冰晶能量更近一步。

如果说毛毛是成灵的冰髓,那么那些冰疙瘩就是无灵的冰髓,这方世界的‘残渣’,亦是毛毛开灵智的食物。

当然了,即使是残渣,里面蕴含的能量亦不可小觑。

不同于那些妖族的冰结,充满了血气,这些能量结晶纯净灵透,苏刑可以完全的吸收,帮助他恢复。

现在,苏刑的血脉之中,已然凝聚了一丝冰精,在这冰寒的世界中生存,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不过想要伤势完全好转,那一小块无灵的冰髓压根就不够,还需要更多才行。

但是无灵冰髓大部分已经入了毛毛的肚子了,想要找到谈何容易。

若不然,毛毛也不会去吞噬那些冰结的妖族,也不会老是惦记着啃苏刑,饿的头发都给苏刑快啃秃了。

当然了,毛毛也是真的吃腻了那个无灵的冰髓,所以之前才会那苦相的表情,也才会大方的给苏刑…

“咕噜~~~”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悠长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苏刑和毛毛彼此望着了对方一眼,都是沮丧的表情。

不仅是毛毛饿,现在苏刑也饿了,虽然服用了一块无灵冰髓,但大部分都被苏刑用来疗伤的,充饥的部分哪还有多少。

反而是因为伤势转好,身体机能逐渐恢复,所需要的能量更多了。

可是白茫茫的世界之中,哪有什么食物。

苏刑和毛毛对视了一眼,各自磨牙,‘恶狠狠’的目光,“咕。”

毛毛冲着苏刑叫了一声,瞪着豆眼,咧着小密牙,露出‘凶相’。

虽然它是冰髓玉虫,不过苏刑可压根就不在乎它的身份,食指压着它的小脑袋,没好气的看着它,“小家伙,你冲谁龇牙呢?“

被苏刑压着,毛毛蹭着脑袋,想要摆脱苏刑的压迫,却还是没逃脱,毛毛只能是撅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看着苏刑。

“好了,既然冰疙瘩找不到,那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出去之后,我给你做好吃的,外面的东西

,你都没见过,绝对让你吃个痛快。“

苏刑知道它饿,却也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什么也没有,苏刑想给它做吃的也做不到,只能先哄它。

原以为自己还能再得到无灵冰髓,谁能想到会是这般难寻,现在苏刑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先离开此地再说。

反正最重要的冰髓玉虫已经在自己身边了,这种冰晶能量以后再获取,也不会没有机会,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毛毛带在自己身边才是要紧的。

一念至此,苏刑忍不住抚摸着毛毛柔顺的金绒,细腻软乎的触感,很舒服,亦让苏刑眼中含笑,“咕。”

毛毛微眯着豆眼,发出了慵懒的叫声,享受着苏刑的抚摸,小嘴巴里还啧着声音。

“呵呵。”

苏刑不禁乐出声来,看小家伙的模样,估计已经在想象外面世界的美好了。

不过这样也好,苏刑还担心小家伙会不乐意跟自己出去呢。

之前还在琢磨怎么得到冰髓玉心,谁能想到它会是这般模样,还是一个超级小吃货。

看来自己无意入局,反而让自己因祸得福,甚幸甚幸。

心中带着一份快意的苏刑将毛毛抱在怀中,低头看了一眼它,“记着帮我感知一股风息,找到它,我们就能出去了,就有好吃的了。”

现实无奈,不能事事顺心,苏刑没办法求取更多,很快调整了当下的选择——直接离开。

封闭的世界,若有风息传入,那只有一个理由,便是这方世界被打开,通道出现,”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