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揭当众脱光衣服辱骂曹操的三国第一狂人是谁

2020-02-15 15:4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当众脱光衣服辱骂曹操的三国第一狂人是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一般人的共识,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江湖术语,也不是人失意时自我安慰的一剂良药,而是一句处事之道。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句话,但是真正要做起来也许并不那么容易。这句话其实告诉人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做事不能随心所欲,说话不能信口开河!

却说孔融向曹操推荐一人,这个人可不得了,按他自己吹的: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流九教无所不晓;上可以至尧、舜;下可以配孔、颜。这位叫祢衡的老兄初见曹操便仰天长叹: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问:我手下有数十人,都是当世的英雄,你凭什么说无人?这位祢衡竟对曹操手下的谋臣、武将一一点评,结论竟是这些盖世英雄均是些衣袈、饭蘘、酒桶、肉袋耳!言下之意除了我,天下还有谁敢配“英雄”二字?

面对祢衡的目中无人和尖酸讥讽,曹操及其部下气愤至极,但考虑到这个人名气很大,如果杀了他会让天下人觉得自己肚量太小,影响不好,于是曹操就决定让这个自以为很能行的人做一个敲鼓的小吏,也好羞辱羞辱他,顺便杀杀他的嚣张气焰。

络配图

祢衡上任第一天,曹操大宴宾客,命令敲一阵鼓来热闹热闹。原来的那个敲鼓手对祢衡说:“敲鼓时必须换上新衣服。”这个祢衡倒好,专门穿着旧衣服就上班来了,拿起鼓槌,敲了一段《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听得客人们“莫不慷慨流涕”。

这时衙役们训斥他:“上班来为啥不换衣服?”祢衡听后立刻当众脱掉身上的旧衣服,光溜溜地站在那,羞得客人们纷纷捂住了脸,祢衡却面不改色心不跳。曹操训他说:“庙堂之上,众人面前,你怎么这个样子,也太不懂礼数了吧。”祢衡反唇相讥:“欺君罔上的人才叫不懂礼数呢!父母给的清白身子,有什么不敢露在人面前的呢?”曹操冷笑着说:“你清白,那你说说谁不清白?”祢衡说:“你呀。你分不清好赖人,说明你眼睛不清白;不读诗书,说明你口不清白;不采纳忠言,说明你耳朵不清白;不通晓古今,说明你身子不清白;容不下诸侯,说明你肚里不清白;老想着篡权夺位,说明你心里不清白。我堂堂一个天下名士,你竟然叫我当一个小小的敲鼓小吏,你那简直就是目无孔孟、糟蹋行当呢!像你这样轻用能人的人,还想称王称霸,我看你这辈子毕了!”

曹操虽然很生气,但他肚子里的花花肠子特多,当下就想到:这个人暂时还不能杀,倒不如把他派到荆州去劝降刘表,如果他对刘表还是这个样子,那刘表肯定会杀了他的,这样做,一来刘表会落得让世人耻笑,二来也算解了我的心头之气,岂不两全齐美!想好后就命令祢衡作为使者去荆州劝降刘表,还给祢衡许愿说:“事成了我让你当个公卿。”祢衡很聪明啊,情知这个时候好事是不会落在自己头上的,所以就不愿意去。曹操派了两个人胁迫他,非去不可,临行前还假惺惺地让手下文武备酒相送。送行前荀彧对大伙说:“一会祢衡来了,咱都坐着不起来。”----分明是看不起祢衡啊!

祢衡进了门,看到大家都端端地坐着,对他的到来置之不理,立马就放声大哭。荀彧问:“你哭啥呢?”祢衡说:“你看我走进了死人的棺材里了,怎么能不哭呢。”大伙一听生气地说:“啥?你说我们是死尸,那你是啥?你分明就是一个无头狂鬼!”祢衡说:“我无头?我是汉朝的臣子,又不做曹操的狗腿子,怎么能说是无头(脑)呢?”大伙气得要杀掉他,荀彧连忙挡住说:“他就像一个小小鼠雀,哪里用得着动刀子啊!”祢衡说:“我即便是鼠雀,我还有人性呢,不像你们这些人,你们只配叫做蜾蠃虫!”蜾蠃虫是啥?是蜂类的一种,这种虫常常用泥巴在墙上或树枝上做窝,然后捉些螟蛉之类的小虫子存在窝里,留作以后喂养后代,那时候的人不知道,还以为蜾蠃傻得把螟蛉当自己孩子养呢,所以这里祢衡说荀彧之流是蜾蠃,也就是说他们不识好歹,认不清人。大伙气得不欢而散。

络配图

祢衡到了荆州见了刘表,照样讥讽刘表,刘表虽然不高兴但头脑也很清醒,知道曹操玩的是“借刀杀人”这招损棋,所以他也不杀祢衡,而是把他派到江夏去见黄祖。

黄祖见祢衡来了,就和他一起喝酒,两人都有点喝高了,祢衡竟说黄祖就像庙里的神一样,虽然大家都祭拜,但是一点都不灵验的。黄祖可不是吃素的,当下大怒,说:“原来你把我当作土木制作的玩偶啊,”说完就把祢衡给杀了。这个祢衡,到死也还是骂不绝口,一副绿林好汉的派头!

曹操听说祢衡被黄祖处死后,笑着说:“这个迂腐穷酸的书生,嘴巴还硬的不行,找死!”

据《后汉书》记载,在祢衡小的时候,就表现得很有才华,而且记忆力也超强,他还善于辩论,很有辩才。他要生活在现在,估计考清华北大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再参加个什么“大专辩论会”,估计在他面前,所有辩手都会自惭形秽,自叹不如!

可惜这么个很有才华的人,却因为刚愎自用,极端自私,态度蛮横,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自作聪明,尖酸刻薄,得到了几乎当时所有人的一致憎恨。

象祢衡这样的人,聪明是聪明,这无可争议,但为人处事极差,做事也很不周全。而且经常说话信口雌黄,讽刺挖苦别人毫不留情,说话尖酸刻薄,难于入耳.做事肆无忌惮,谁的豆腐他都敢吃,谁的火他都敢去浇水,不分场合,不分对象

。他不光经常喜欢摸老虎的屁股,还经常把在老虎口中拔牙当作业余爱好,在那个不讲人权,不讲法制的社会,他的悲剧是早晚的事。

就是现在,如果你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让天下差不多的人都恨你恨得咬牙切齿,你睡觉能睡得安稳吗?你就不怕半道上挨板砖?睡觉时有人给你家窗户扔石头、手榴弹或者炸药包什么的?

络配图

祢衡确是这么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还怕石头!那时没有炸药包手榴弹。所以祢衡更肆无忌惮,几乎把当时与他共事的所有人都得罪光了。凡是他能认识的人,几乎没有不得罪的,这就有些不识抬举。像这么一个不识抬举的人,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最后,对于他招致杀身之祸,当时的所有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有些人可能还嫌这一刻来的太晚.

总结祢衡二十六岁的短暂人生,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开口见憎,举足蹈祸。”就是说,他一开口说话,就会招致别人憎恨,憎恨他实在不是因为嫉妒他的才华和才能,而是憎恨他把伤害别人作为职责,好像不伤害别人,他就不是祢衡一样。他做事往往都会给自己招来祸患,不是因为他犯罪,而是有人认为他确实该死。

祢衡确实是不畏权贵,敢于挑战极限的典范,他似乎专找那些有权有势的人,跟他们过不去。别忘了,那个时代是专制社会,得罪当权者,你不死,谁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具体地址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滨海医院
兰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温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上海重点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