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二十九章——要你命三千

2019-12-04 03:3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二十九章——要你命三千

毒鬼王闻言,双眼中难得地流露出了一丝光彩。毒鬼王在这云野边境,毒术无双,倒也是高手寂寞,难得遇见祁继这样的对手,不免显出一丝兴奋来。

祁继说道:“你我对赌三局,分别拿出最强剧毒,给对方下毒,看谁先死。”

祁继这话说得十分狂妄,这也正好激起了毒鬼王的斗志,这么多年来敢这么与他说话的,基本上都已经变成了一具枯骨了。

毒鬼王当即大笑道:“好,我喜欢你这个猖狂的小子。你放心,我不会毒死你的。等你输了之后,我要收你为徒,继承我的衣钵。”

祁继也是冷笑道:“你也放心,我也不会毒死你的。我怕把你毒死了,我就走不出去这里了。不过我若是赢了,我不会收你为徒,因为你资质太差了。”

毒鬼王不怒反笑,“好小子,够猖狂,不过等会儿就有你哭的时候了。”

祁继当即反唇相讥,“只怕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时,柴博突然说话,“既然是对赌,不如压点彩头吧。荣氏兄弟,你们可敢跟我对赌?”

荣膺先开口说道:“有何不敢,我出一朵金盏花,赌鬼王获胜。”说着,便拿出一株巴掌大小,金光灿灿的鲜花。

柴博顿时不满地说道:“荣老大,你好生奸诈。我也是要赌鬼王获胜,我出一支雪柳。”说着,也拿出一根三尺来长,洁白如雪的柳条来。

荣雄虽然病怏怏的,但却依旧说道:“你们都压鬼王,我偏要压祁焱。如果祁焱侥幸胜了,这两种灵草可都是我的了。以小博大,这才是赌博的精髓所在。我出一株白露草,压祁焱胜出”说着,拿出了一株一指长,带着白点水珠的小草。

祁继看向毒鬼王,说道:“我说老鬼,咱们也赌点什么吧。要不然这么玩,也太没意思了。”

毒鬼王说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道你个区区先天修士,能拿得出什么东西来。”

祁继一撇嘴,说道:“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一株火涌金莲而已,外加三滴滴水莲心。第一局,也就先来这些吧。”说着,便把东西都拿了出来。

毒鬼王当即眯了眯眼睛,祁继拿出来的都是难得的灵草,全是有价无市的宝物,竟然如此随意。

毒鬼王想了想,随后便拿出了一个玉瓶,说道:“这瓶中是冤魂水,一共有十滴。”

祁继根本不精通丹道,自然不知道这冤魂水是什么东西,便暗中联系玄老,问道:“玄老,这冤魂水是什么东西?”

玄老当即说道:“这冤魂水可歹毒的很。是将活人生魂拘役,日夜残虐,最后怨气深沉,滴出来的水。这一滴冤魂水,恐怕要几百个冤魂,才能炼制出来。这东西会侵染修士的灵台识海,使人神魂错乱,十分歹毒。”

祁继不禁暗骂一声,“这老家伙真是阴损。”

但是表面上,祁继撇着嘴,略有不满地说:“你这东西是用来害人的毒药

,我拿的可都是救命的灵草,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毒鬼王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又拿出了一株漆黑如墨的灵芝,说道:“再加上这株千年寒芝。”

玄老则直接说道:“这买卖行,这寒芝虽然普通,不过千年的年份,也是难得的灵草。”

祁继听完这话,直接答道:“可以,来吧。我敬你是长辈,你先下毒吧。”

毒鬼王大袖一挥,一道粉色雾气袭来。祁继不退反进,直接走进雾中,张嘴大吸一口,将粉色雾气尽数吸入口中。

这时,毒鬼王说道:“我这是红尘障,但凡沾染一点,便会陷入无尽红尘幻境之中。在红尘幻境里,纸醉金迷,身死道消。”

祁继砸吧砸吧嘴,无所谓地说:“味道一般啊。”

祁继话说的轻松,可是体内五毒珠,却在全力运转,急速炼化这红尘瘴气。五毒珠乃是祁继以九转金身,神魔孕育之道,凝练而成,但凡毒物,都是它的粮食。这红尘障虽然毒,却也逃不出五毒珠的手掌,不过片刻便被五毒珠吸收了。

等了快半柱香的时间,祁继说道:“我说鬼王,你这红尘障药效太慢了,都这么久了,我也没有进入红尘幻境啊。”

毒鬼王冷笑一声,“好了,到你施毒了。”

祁继也是大袖一挥,促使五毒珠散发出一阵五彩毒雾,朝着毒鬼王扑去。

毒鬼王也是张嘴一吸,将五彩毒雾尽数吸入口中。

祁继知道五毒珠能吸收剧毒,也能释放剧毒,但是这毒性如何,祁继却没有把握。于是,祁继说道:“我这是毒雾名为要你命三千,碰上一点肯定死翘翘,你就等着吧。”

毒鬼王脸上一阵轻笑,似乎根本不在乎祁继的剧毒似的。不过片刻之后,毒鬼王原本惨白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潮红之色,紧接着变成了幽绿之色。不过没多久,又成了靛蓝之色,蜡黄之色,深紫之色。这五种颜色不断在毒鬼王的脸上变化,毒鬼王的神色也是越来越紧张。

祁继调笑道:“哎呦,这鬼王还有变脸的本事,你瞧这脸色变得这个快。”

毒鬼王顿时火冒三丈,‘噗磁’一声,喷出来一口鲜血。而他的脸色也随之变幻,变回了原本惨白的颜色。而那口刚被吐出来的鲜血,则是五彩缤纷,不过没多久变成了焦黑一块,竟然一点点地腐蚀着地面。

祁继看在眼中,也是暗暗心惊,没想到这五毒珠毒性竟然如此之强。

这时,荣雄欢呼一声,“真是以小博大,我赢了,两位哥哥真是不好意思了。”

柴博和荣膺相继叹了口气,将手中灵草给了荣雄,都是大呼失算了。

原本毒鬼王施毒,祁继化解了。祁继施毒,毒鬼王也是化解了。不过明显是落了下风,倒也不算是输了。不过这旁边三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现在毒鬼王就是想不认输,也不行了。

毒鬼王直接将冤魂水和千年寒芝丢给了祁继,说道:“好小子,这一局算你赢了,东西给你。”

祁继一把接过东西,收入玄天塔中,随后撇嘴说道:“有人不过如此,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算了,既然我赢了,也就不为难你了。”说着,看向柴博,“柴大哥,咱们走吧。”

毒鬼王却冷哼一声,“赢了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咱们还有两局没有比试呢。”

祁继背对着毒鬼王,对着柴博等人眨了下眼睛,坏笑了一下。随后,扭头看向毒鬼王,说道:“你还真是输不起啊。也罢,还是这些东西,算上你刚才输的,咱们接着来。”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
贵阳治癫痫的有名的医院
南昌那家医院治癫痫好
云南比较专业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