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超能作者 第460章

2019-10-12 20:47: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能作者 第460章

第070章

加上这陆小凤有情有义,紫月早已经是动了心。可是,自己与陆小凤接触,那一次,不是惹出这一堆祸事?虽然可以说是巧合,但这也太巧合了吧?

紫月君无力的坐倒在地上,泪水小溪般的流个不止。

好一会,紫月君才慢慢站了起来,声音也变的平缓,闭着眼睛:“你这是做什么。

这孤男寡女的,你来扣一个寡妇的门,这不是让乡亲们说闲话么?

难道你还嫌我一个寡妇,生活的不够苦?”陆小凤听到这话,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都有

这紫月君,那天对自己心态的流紫蝶,难道全是假的?

是自己会错了意?脸上的笑容不由僵在脸上,陆小凤只觉满嘴苦涩。

静静站了片刻,陆小凤叹了口气。“这几天送到紫蝶院前吃食,是不是你送的?”陆小凤突然想到自己心中的疑问,缓缓开口。

紫月君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抚着自己手背上的陆小凤棘刺。

紫月君脸上又浮上一丝笑容。这陆小凤,还真猜出是自己送的东西。

可她现在又怎么承认?“不是,我一个寡妇,又从那里弄那些精贵的东西,我可掏不了野鸡蛋。”紫月君语气冰冷,不急不慢。

“我知道了。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问问,那我打扰了,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

陆小凤语气失落,只听得紫月君拼命摇头,心如刀绞。

不是这的,不是这样的……紫月君心里拼命否认。

听到陆小凤的离开,感觉陆小凤走远了,紫月君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好半天,紫月君慌乱的站起,打开房门,想看看陆小凤离开的背影,刚开门,紫月君一下子呆住了。

站在自己门前,带着一脸坏笑,眼神中含着怜惜之色的,不是陆小凤,那又是谁?

这个冤家!紫月君大胸脯一阵起伏,心里又是甜蜜又是难过。

眼前的男人,难不成是自己的克星?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把自己心思猜的这么透彻?

想到刚才羞人的模样,紫月君嘤咛一声,垂下长长的睫毛,这下连脖子上的皮肤,都红通通一片红。

“如果你没有给我送东西,又怎么会知道,送的东西里面有野鸡蛋?你个小傻瓜。”

陆小凤柔声道:“如果不是我聪明,也许真的相信你的话,再也不敢来找你了呢。”

看着陆小凤夸张的拍了拍胸膛,紫月君眼睛又红了起来:“陆小凤,你不要说了,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你不要逼我好么?

我现在好害怕,我害的人已经够多了,我真的不想,不想再有人因为我而遭殃。”

“答应我好吗,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紫月君咬了咬牙,然后又回身关上了屋门。

“你听我说,那都是迷信!不可信的!我这几次出事,都是我自己不小心,又关你什么事了?”陆小凤直着脖子,拍打着房门。

紫月君眼泪流的更急了,声音哽咽:“陆小凤,你别在逼我好么?

给我些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好不好?求你了。”

陆小凤也不想逼紫月君太紧,踌躇了下,温声吩咐:“那好吧,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做难之处就吱个声,过几天我再过来,你想通了,咱们再说。”

又站了一会,看紫月君再没有开门的意思,这才一路失落的回到紫蝶家里。

紫蝶没有回来,只有紫蝶的小姨,隔着窗在晒太阳。

她眯着眼,神态安详,听到陆小凤一蹦一蹦的进院,心里有些心疼:这娃腿脚还没有好利索,又晕到那里去玩了?

心里有些来气:“你这娃,病还没有养好,又跑到那疯玩了?还不快去屋里呆着去!”

那语气,跟平时紫蝶差不多,陆小凤听了也是一暖,强笑了下,又给安妮宝贝倒了杯水,才垂头丧气回到自己屋。

怔了半天,陆小凤又是一声长叹,翻身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屋顶的蜘蛛出神。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本以为自己与紫月君柳暗花明,可以光明正大交往,哪怕只是痴痴豆腐什么的,可一转眼,老母鸡变鸭!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啊。

陆小凤想到紫月君悲悲凄凄,死活不想牵连自己的模样,就头疼。

虽然有些事情是巧合,就是陆小凤自己心里也有些打鼓,但这也不是意味着,这事一定是因为紫月君是绝阴女搞出来的,是不是?

这事怎么这么死劲呢?狠狠擂了下床帮,陆小凤也有些无可奈何。

那紫月君话都说在那个份上了,陆小凤又怎么忍心让紫月君这妮子难办?疼还疼不及呢。

想了想,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现在这紫月君一心认定是她自己的原因,才克的自己变成这样,所以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想自己出事了。

正迟疑间,徐公子那爽朗的笑,就透进了屋里:“陆小凤,在不在家?你徐公子哥来看你了。”

陆小凤霍然惊醒,应了声:“进来吧,门开着。”

徐公子手里拎着包草药,大步流星走进屋内,看到陆小凤那表情,心里有些疑惑

,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只当没有看到,招呼着徐公子坐了下来。

“陆小凤,今天我一是来看你,二是来提点你。”

徐公子望着陆小凤说道:“我知道我以前给你说的,你没有放心里去,但我眼看着你受殃,心也是不成味,如果不是你,我那天才懒的管紫月君的事。”

陆小凤抬头看了徐公子一眼,倒是笑了下:“徐公子叔,你这话还瞒的了我?

就算是我不出手,你知道了,怕也是得卸了那几个家伙的腿吧?”

“你这小子,就会说好听的。”徐公子手虚指了陆小凤二下,哈哈一笑。

“看你的表情,有心事儿?要不,说出来听听?”徐公子看着陆小凤脸色,试探着问。

”早上被蛇咬了,好在没大事。”陆小凤也没有瞒徐公子,简单说了下情况。

徐公子表情慢慢严肃起来,想到陆小凤去找紫月君的事,还是说了出来:“怕是,你刚才又去找紫月了吧?那可是绝阴女,谁惹谁倒霉。”

好半天,陆小凤才缓过来,这徐公子也不是别人。

陆小凤也不想瞒他,喝了杯水,润了下喉咙:“我承认,我是喜欢上紫月君了。有些事情,我倒是真没有想到,可这,也多少有些迷信了。”

徐公子有些上火,这陆小凤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非要一条路走到黑?

心下着火,大巴掌在桌上一拍,只拍着杯碟乱晃荡。

“这可不仅仅是关系到你一个人,这事肯定会祸及家人的!那可是绝阴女!”

陆小凤心里一暖,着徐公子面上凶狠的表情,心里倒是一暖,拍了拍徐公子的手:“我知道事情轻重,没有找到解决这绝阴女问题之前,我是不会再去碰那紫月君的。

徐公子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怎么听怎么不是味。

什么叫没有找到解决这绝阴女问题之前,不去碰紫月君,难道这绝阴女,还有解决之道?

徐公子这眉头可就皱了起来,冷哼了声:“听你这语气,倒是有解决的办法?”陆小凤就把今天上午与那个大牛聊天的事,告诉了徐公子。

在提到蛇血,鸽子血,还有桃木裤裆,徐公子这表情才慢慢松懈下来,心里在琢磨着,这些东西,他听着的确耳熟。

“对了,我给你带了草药,这些都是我从西头黄大爷那里给你讨的。

他经常在山里走动,这是他自己配的蛇药,你可以试下,听说很灵。”

徐公子看陆小凤多少听进自己的话,有些放下心来,又顾及着自己店里的生意,也不在多坐,抽身离去。

邯郸治疗盆腔炎医院
萍乡治疗白癜风医院
阳泉治疗早泄医院
邯郸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萍乡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