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九龙神鼎 第1625章 风雨欲来

2019-12-04 05:2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神鼎 第1625章 风雨欲来

是他一手开辟剑轩偌大基业,更是统治剑轩海域的霸主。81中Δ文』

一经现身,整个剑轩岛屿都轻微颤动。

无数剑轩强者,如水流般,从岛屿腾空而起,飞来觐见。

其中就包括洪磊。

剑如雄神色间有几许疲惫,身上多处有难以愈合的伤口,看不见的灵魂,更是受到了创伤。

看来他有备而去,也没能从几条龙魂手中讨得好。

“非命,探查到石龙骨剑下落没有?”剑如雄脸色阴沉,紧紧拽住拳头,目露深深杀意。

他千辛万苦,竟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剑非命摇了摇头,双瞳中残留着一柄柄血红色的小剑残影,他施展“天心剑眼”,探视整个万龙窟,却一无所获。

夺走石龙骨剑者,几度易容,已经无法追查到此人真身。

剑如雄盯向洪磊:“可曾检查过所有人的剑形储物器?”

对此,洪磊肯定道:“回禀大人,除却遗失的,其余全部检查过,绝无疏漏,但,并未现石龙骨剑!”

剑如雄、剑非命脸色更加难看。

他们封闭万龙窟五日,便是担心,夺走石龙骨剑之人,带不走此剑,会留在万龙窟中。

但五日寻找一无所获。

而今,洪磊处也得到不好消息。

那柄石龙骨剑,十有**,是被那人留在万龙窟隐秘处。

即便动用剑轩所有力量,寻找一次,也要耗时百年之久。

很显然,他们没有一百年的耐心。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时,一缕微弱的声音,钻入众人耳中。

“剑主,在下羽神族拓跋英,有一事相告。”拓跋英站在人群之外,说道。

剑如雄眉头一皱,此刻正直心烦之际,懒得理会。

洪磊一看,目露冷色,喝道:“放肆,剑主是你能打扰的?还不滚出岛屿!”

岂料,拓跋英脸色坚决,扬声道:“回禀剑主大人,小人相告之事,很可能与大人所说的石龙骨剑有关!”

恩?剑如雄眉毛一掀,大袖一卷,远隔万里的拓跋英,竟毫无抵抗被摄到跟前。

拓跋英敬畏,却也更为坚决。

“你知道什么?说!”剑如雄目光灼灼盯视他。

拓跋英招了招手,一道灰色人影,如鬼魅出现在身旁。

“此人是我族中擅长藏身之术的长尊,名为拓跋影,被我安排跟随犬子拓跋纶身旁,他告诉我,不仅亲眼见过百花仙子、6天机、薛羽和神秘女子挖掘龙骨之外,还见过那名为薛羽的小子,取出过一柄石化的龙骨,以此为剑使用过一次,不知是否为剑主所说的石龙骨剑。”

剑如雄眸光骤闪:“石化的龙骨,神秘女子?”

他沉吟少许,突然出手,隔空一吸,巨大的手掌将灰影人吸过去,直接开始搜魂。

只听凄厉惨叫,自灰影人口中出,浑身痛苦的颤抖不已。

对此,拓跋英视若无睹,冷冷等待结果。

半晌之后,拓跋影被放下,但其灵魂俱碎,如一条软泥,瘫软在地,生息全无。

甩了甩手掌,剑如雄目光平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他双手背负,道:“非命,开启祭祀,请出我的大乘剑!”

整个剑轩上空,都回荡着这句话。

剑轩之人,无不心神颤抖。

大乘剑,那是紫梦皇者,亲赐给剑如雄的真皇级神兵!

统御星宿海亿万年的三大皇者,紫梦皇者是其一。

她辖下千余霸主强者,每一名,只有被赐予了紫华阁神兵的强者,才有资格开疆扩土,自立为一片海域之王。

剑如雄当年锐气逼人,以一手无上剑术,引得紫梦皇者赞赏,特赐紫华阁的一柄神兵,大乘剑。

从此,剑如雄携剑在此开宗立派。

而大乘剑,亦被势若剑轩之魂,常年供奉于剑轩深处。

非到面见紫梦皇者,或遇到重大变化时,绝不动用。

而今,剑如雄却要将其拔出。

“剑轩对麾下岛屿势力,太过宽容了,以至于他们已经忘却了剑轩的存在。”剑如雄目如冷剑,冰冷一叹:“剑轩的剑,需要用血亮一亮了!”

剑非命大喜,道:“早该如此,那些岛屿势力缴纳星光草推三阻四,我看他们早就有反意,是时候血洗一波不听话的!尤其是薛家,不知死活!”

拓跋英补充道:“还有百花世家、6家,擅自挖掘龙骨,根本未将剑轩放在眼中。”

剑非命点头,残忍微笑:“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剑轩所属听令,调集大军,待本剑主伤势复原,征讨逆贼!”剑如雄振臂一喝。

整个剑轩,彻底沸腾。

身为一方霸主,他们太久没有用血的手段,教训下方的岛屿势力。

剑轩之员,无不血液沸腾,期待不已。

因为每一场灭族

,都意味一场瓜分岛屿势力资源的盛宴。

不论天地灵宝,还是家族中的绝色佳人,都将沦为他们囊中之物!

人群中,洪磊精光暗暗闪烁。

丝毫不知劫难将临的双星岛,一如既往平静而悠闲。

李乾坤在院中伸了伸懒腰,望着清朗天气,心情久违的轻松和愉悦。

自从确定薛羽陨落万龙窟之后,他精神倍好,就连房事都格外有劲头,折腾得十三房姨太叫苦不迭,她们只道是家主春光焕,老树逢春。

“呵呵,军儿,休息好了没有啊?”李乾坤脸色红润。

李军也重拾意气风华之色,道:“回来五日,当然休息好了,父亲有何吩咐?”

李乾坤捻须而笑:“难道军儿不想随为父前去拜访拜访薛家?想当初,我们可是受了薛家不少“恩惠”啊。”

回想苏羽加入星辰阁后,李家对薛家的百般忍让,李乾坤便如鲠在喉。

不将这笔账算回来,他咽不下这口气。

如今薛羽陨灭,相信薛家已经得到这个消息。

而没有薛羽,薛家在星辰阁面前算个屁?

李军也觉得窝囊太久,如今扬眉吐气,不找找薛家晦气,未免太对不起上苍!

“那我就挑选一件上好礼物,登门拜访!”李军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简陋礼盒,里面只盛放一根星光草,李军挤眉弄眼:“嘿嘿,父亲,这礼物如何?”

李乾坤伸手取出星光草,一折为两半,放入半截,道:“瞧你,人家薛家如今达了,看不上咱们一根星光草,我们留半根自己用吧。”

“哈哈,还是父亲高明,薛云天看了,指不定要被气得吐血。”李军仿佛已经能看到,当薛云天打开礼盒时,看到半截星光草时的表情。

李乾坤捻须大笑:“走,军儿,我们一起登门拜访一下!”

当来到薛家门口,二人微微愕然。

只见薛家门口竟如车水马龙,各方大大小小的岛屿势力,纷纷登门拜访。

他们无不提携厚重礼物,竟是道贺一般。

“父亲,这是哪一出?”李军有些不安道。

李乾坤略一沉思,道:“应该是薛羽成为星辰阁鉴宝师的消息,终于扩散开,但他们并不知道,薛羽已经死去。”

李军适才松口气:“那我们还要不要……”

李乾坤白他一眼:“怎么不要?越是如此,我们越要拜贺,毕竟是薛家喜事,作为近邻,焉能不恭贺?”

“嘿嘿……”李军怪笑一声,跟在父亲后面,大摇大摆进了薛家。

只见薛家客厅,宾客如云。

不仅有百花蓝、6中天这样顶尖的岛屿势力之主,还有大大小小的岛主,包括关系修复的慕容风,都在客厅中谈笑甚欢。

薛云天与他们谈笑风声,那场面之风光,看得李乾坤心生嫉妒。

如此气派的场面,也唯有剑轩之主享用过。

其余人,谁有资格得到众多岛主的共同道贺?

前厅热闹非凡,后厅中气氛则略微诡异。

慕容倾城盯视着李月,婉转道:“薛公子,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没想到,是与李月姑娘在一起啊。”

半日前,薛家如披丧考时,苏羽却活着回来。

薛家着实惊喜不已。

美中不足的是,与薛羽同行的,是李家千金,李月。

当然,薛家人很快忽略这一点,如今的薛羽名满天下,身边佳人齐聚再正常不过。

唯独慕容倾城心有郁结。

原来薛羽失踪那么久,竟是与别的女子独自相处。

苏羽如何看不穿她试探的小心思,懒得计较,道:“我与李月只是普通朋友,走吧,前厅俱是各方岛屿之主,一起出去见一见。”

他本不喜这种场面,可唯有亲自出面,方能令众多岛主安心与薛家结交。

从此往后,薛家在剑轩海域,都会顺风顺水,阻碍极少。

这,也算是他帮助薛家最后一次吧。

与此同时,前厅。

薛云天注意到李乾坤父子到来,略微诧异。

自从薛羽成为星辰阁鉴宝师以后,李乾坤见了他,提前绕道走,唯恐碰面。

怎么今日主动前来道贺。

尤其那神情,自信非凡,好似吃了十万个神仙果一般,轻飘飘的像要上天似的。

不过来者是客,他也不愿在众多岛主面前,落人下乘,笑了笑:“原来是李家主,有失远迎,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李乾坤皮笑肉不笑道:“当然是来给薛家主道贺啊,毕竟你们家薛羽,出了那样的事。”

“哪样?”6中天听得狐疑:“李家主近在双星岛,该不会也是现在才知晓薛羽贤侄位列星辰阁鉴宝师吧?”

李乾坤眼皮跳了跳,呵呵笑道:“当然不是,我说的是关于薛羽另外一件事……”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一番别有深意的话吸引,不由好奇望来。

李乾坤嘴角含着调侃,暗道,既然薛云天不想宣布薛羽陨灭的噩耗,那他,就来做个恶人吧。

正当他张口之际,后厅响起几串脚步声,苏羽在两位绝色美女陪伴下,气度非凡行出。

其脸上挂着和煦微笑,爽朗道:“李家主,不妨薛某也听听是何事?”

永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455医院
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昆明治妇科病那里的医院好
营口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