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08章 棺材里的东西

2020-01-16 20:3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08章 棺材里的东西

秦雅南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刘长安不当回事,她可没有他这样强大的心理素质,只想着要是她给刘长安打了,导致刘长安出了事,那可怎么办?怎么对得起曾祖父的交待。

“我不回去,你和我去一趟医院。”秦雅南挽住刘长安的手臂,就想拉走他。

“你见过有哪个异常人类喜欢去医院的?”刘长安毫不犹豫的拒绝。

“雷劈不死你,你就成了异常人类了?也对,是挺异常的,那就更应该去医院看看了。”秦雅南没好气地说道,手臂也不愿意松开。

刘长安觉得不合适,这样拉拉扯扯,安暖是经常做的,刘长安也毫不避讳,可是秦雅南能一样吗?两个女孩子的身材区别太明显了,拉扯带来的被动影响也不一样。

他把手臂抽了出来。

“我真不去。”刘长安希望秦雅南不要勉强他,毕竟秦雅南不是竹君棠,竹君棠勉强他,他可以一脚把竹君棠送进游泳池里,但是对秦雅南这样多多少少有些心软的。

秦雅南瞧着刘长安坚决而略带不愉快的神色,也没有办法,微微有些气恼,“好吧,随便你了……你感觉身体不舒服了,就马上去医院。”

“谢谢关心,我会的。”刘长安露出了笑脸。

秦雅南轻轻摇了摇头,她算是体会到那些当姐姐的无奈了,又要照顾弟弟,又拿这些个弟弟没有办法。

还好自己只是个远房表姐,秦雅南白了刘长安一眼,收拾了一下掉在地上的食盒和碗筷。

“你走吧,我来。”刘长安说道。

秦雅南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长安看着她的背影,打着雨伞的女人,总是会在风雨中花费更多力气保持平衡和扭动身姿,便会让美丽的背影更加摇曳动人,烟雨袅袅中的水墨远山一样妩媚动人。

刘长安把食盒捡起来,碗筷也捡起来,泥水的地面并不坚硬,上好的瓷碗也没有磕碰,就是晚餐浪费了而已。

清洗干净以后,刘长安这才来到了这辆停了许久的民用装甲运输车旁边。

“我就说嘛,一九几几年的地龙吸水吐的珠子就在这颗树下!”

钱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着把木骨黑伞出现在了刘长安家门口,朝着梧桐树指指点点。

“钱老爹,这下雨天的你跑出来干什么?”刘长安挥了挥手。

“这雨小了,雷也小了,发生这么大事情,我不得来看看?家门口的树被劈了,这种事情,我一把年纪了也没有遇见过几回,天象啊天象啊!必有妖邪作祟或者宝物出世。”

“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分析分析。”刘长安随着钱老头指手画脚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看了看地。

钱老头左右看看,凑近刘长安,扯了扯他的衣袖,低低的喘息了两口,这才压着喉咙吞咽的动作说道:“这地下有宝贝!”

“那你挖吧。”刘长安建议道。

“我既然肯告诉你,当然是找你一起。”钱老头讪笑一声,“我一把岁数了,得挖到什么时候?被别人留意到了,还不又得分别人一些?咱爷俩挖,挖了卖钱,以后去打10块钱一炮的麻将,那多有味咧?”

“你等你儿子回来一起挖,我保证不泄露出去。”刘长安觉得除了能挖个更大的坑养泥鳅,没有别的意义了,尽管最早说梧桐树下有宝物吸取精气的也是他。

钱老头砸了咂嘴,用不识好人心的目光瞪了一眼刘长安,兀自忿忿不平地走了。

刘长安知道钱老头其实也没真的肯定就有宝贝,反正指挥下刘长安白忙活,他也不吃亏,这老撮把子!

刘长安去检查了一下车子,不知道雷电是被棺材吸收了,还是本身这种装甲运输车就具备防雷击的一些措施,一切正常,拿了钥匙就把车子开出了小区。

很多年没有开车了,但是这种事情就和很多人小时候学会骑自行车,十几年不骑了,共享单车出现了,去尝个鲜还是踩上去就能骑一样的情况。

这辆车的驾驶室稍微复杂一些,功能也更多,但是基本驾驶方法总不能变成用脚踩方向盘,刘长安也没想会遇到交警检查之类的,一路行使出了郡沙,在一条新建不久偏僻的公路绿化带缓冲区停了下来。

雨停了,一粒粒水珠悬在翠绿的新叶上,新铺的草长了些变得柔软而齐整,刘长安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市,车水马龙的灯火照亮了小半个天空,原本阴兵压境的乌云已经变得淡薄而舒卷了许多。

刘长安打开了车厢门。

打开了灯。

感觉不一样了,气息不一样了,原本总觉得棺材里藏着什么觊觎血气的凶物,现在却变得平和端正,犹如博物馆里见到的那些出土的青铜器,洗尽铅华呈素姿。

除了这种感觉上的变化,眼前的棺材并没有别的情况,更没有出现刘长安想象的棺盖掀开,里边有一个穿着秦汉时期服饰的家伙瞪大着眼睛盯着他。

首先刘长安注意的便是盖板和棺体之间的那条几近于无的合缝上衍生出了一条极其细微的血红丝线,环绕一圈,原来的那个针刺大小的猩红血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就是它化作了这条丝线。

刘长安关上了车厢门,在里边锁死了,就算是民用装甲车,车厢内壁也具备一定的防护能力,就算是刘长安要跑出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有他在这里以防万一……棺材里真有什么凶物再放出来,刘长安自然要把它重新封棺。

他只是做好准备,并没有太担心,毕竟每天一只小母鸡就心满意足的东西,再凶应该也凶不到哪里去。

刘长安感受了一会车厢里的气息,伸手搭在了棺材盖上。

就像在湘南博物馆里见到的凤纹铜鉴莲盖龙纹方壶,刘长安闭上眼睛,当时想起了晋国的赵简子,想起了和赵简子相关的许多场景,当手搭在棺材盖上时,刘长安脑海里也浮现出了许多错综复杂的场景。

没有那么清晰,一片片的支离破碎,来自于他在西汉时期的记忆,却和这具棺材没有太多的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

刘长安有些不解,见到凤纹铜鉴莲盖龙纹方壶,想起的是赵简子的事情,自己现在应该想起的是和棺材相关的场景啊?

不是,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一些事情,一些场景,夹杂着一些旁的人。

刘长安没有多想,它既然主动引动雷电,说明自己现在就算打开棺材,也合乎它自己的需要,真要出现时机不对的情况,那也只能说是它的时也,命也。

刘长安稍稍用力,棺材盖果然没有那种和棺体熔铸一体的感觉了,隐约有些松动。

细微的摩擦声响起,仿佛两块沾水的瓷砖贴合在一起,棺盖缓缓划开。

他看到棺材里躺着一位小姑娘。

“你……又是你祸害我!”

小姑娘睁着眼睛,见到刘长安,意外而愤怒,扑面而来就是无穷的怨气,仿佛积累的所有努力和忍耐,都因为遇到刘长安而变成了无尽的绝望,再也不想挣扎了,说完之后好似被气死了过去一样,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沉沉的闭上了双目。

黔东南州中医院
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锦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