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旧日篇章 第十三章 萝莉无限好

2019-12-04 16:03: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旧日篇章 第十三章 萝莉无限好

陆离坐在大厦的天台,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街道。

灾难已经过去了十二年,现如今的世界有着总共七大聚集地,在这七大聚集地里,科学技术甚至比过去和平年代要高上许多,重建工作也慢慢停下了步伐。

现在制约着人类发展的,已经不是科技,而是人口,毕竟人类的生长周期有些慢,灾难之后出生的人,到现在也才十二岁,而在灾难年代活下来的小孩又格外的少。

于是世界的发展只能等待这新的一代人成长,教育问题变成了这个世界的重中之重,这个中正聚集地的的十个大区,就有三个是学院区。

现在正是上学的时候,因为当初惊人的男女比例,陆离往下看去,大部分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着各种型号的校服,欢快的骑着自行车去上学。

倒不是没有男生,只不过这个世界,因为祂那操蛋的属性,萝莉的质量是正太的许多倍,所以男生混杂在这些萝莉之中就变成了平平无奇,基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陆离细细看去就会发现,按照精神力划分,女生们的平均精神力也要远远超过男生们,细细的感应着下面的人群,陆离终于发现了他的目标,那是人群之中唯一比较亮眼的男生。

这种亮眼不是说颜值,而是说气质画风之类的东西

,就好比一幅画之中,人们可以很轻易的辨别出谁是主角谁是路人甲,因为主角的画风比别人要精致一点。

那个男生也是如此,十三四岁的模样,一双死鱼眼,发型是灰白的刺猬头,哪怕穿着同样的校服,也能穿出不一样的颓废感觉,背着背包,叼着面包,穿着人字拖垂头丧气的向着学校走去。

“世界的畸变体,脱离了世界属性,不被世界承认的逆主角么?”陆离低头想到,一般来说,这种有着萝莉属性的世界,主角也一般会是萝莉,在陆离完成魔系统之后,世界主角已经确定是马猴烧酒了,结果主角的人选有些出乎陆离的预料,居然是这个名为姜游的死鱼眼男生。

盯着黑眼圈,姜游抬起他的死鱼眼,看向那边大厦的顶端,在刚才他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人在那里观察他,只是眯着眼睛,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嘿!再看什么呢?”一只白嫩的手在姜游面前挥舞,一个粉红色双马尾的少女正好奇的问道,清秀的面容,亭亭玉立的身姿,如果她去选校花绝对没有问题。

“没什么,早上好,尤香君。”姜游看着少女,再次低下头,向前走去,太阳旗国,资源匮乏,在灾难之后,因为没有贸易支撑,只能迁徙到中正聚集地,尤香就是那个时候搬到了他家隔壁。

花岛尤香,听名字是个女的,看相貌是个女的,听声音是个女的,看行为动作更是女的,但是说不定掏出来比你都还大。

在这世界,许多人生的都是女儿,但是也有人没有,花岛家便是如此,在花岛尤香出生之后,他父亲就因为意外丧失了生育能力,但是他们又极为想要一个女儿,所以花岛尤香从小就是被当做女儿养。

也正因为花岛尤香,学校的厕所,由原本的男女两种,变成了男女尤香三种,想到小时候过家家说过的长大后要娶祂的誓言,姜游打了个冷颤。

“不幸啊,就不能给我一个正常的青梅竹马么?”姜游想着自己的悲惨经历,不由的在内心哭泣,他可能出生的时候,没有看黄历,他从来没有任何好运气。

就比如在他就读的中德学院,就有着一个名为打酱油的大众游戏,没错,他就是那个姜游。

当然如果他询问陆离的话,就能得知答案,身为不被世界承认的逆主角,他自身的气运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在一般情况下,这个主角就是废主角。

也正因为这种情况,姜游的这个主角,就真的和酱油一般,变成了一个倒霉的路人,不过他的主角光环,也在这种特殊的待遇下,进化出了种种能力。

听着叮叮咚咚的上课铃声,姜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叹息的说道:“又是平静不幸的一天啊!”

姜游话音刚落,尖叫声就此起彼伏,还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生物的嘶吼声,学校的广播也在立马响起:“学校出现变异生物,请所有学生躲进教室,将门窗关好,不要胡乱的走动,等待救援,重复一遍,学校出现……”

“……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姜游抬起头就看到整个教室大半的人,都以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要不是时间不对,估计又一场打酱油小游戏要开始了。

因为自己气运被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每隔一段时间,这些积蓄的气运都需要发泄,而发泄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实现姜游的话语,不过因为和世界格格不入,这种实现往往是往反方向的。

这也就造就了姜游毒奶的名号,而他刚刚好像毒奶了今天一口。

看着其他人收回目光,姜游松了口气,他怎么可能是毒奶呢,那只是巧合罢了,就像他刚才说的,是平静不幸的一天,现在也只是不平静而已,他还是那么不幸啊。

“快看那边!”一个同学大声叫道,姜游连忙从窗户看去,只见在窗户那边的操场上,一只浑身灰白的奇特生物直直向着这边冲过来。

那只怪物有着牛角马脸,身子却像是猫科动物,后面的尾巴却和兔子一样的一团灰白色毛绒绒,脚上却有着骨质的爪子,奔跑的时候,在塑胶跑道上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划痕。

“那只怪物怎么往我们这边冲,明明其他教室离它更近啊!”

“我记得某人说过,不关他的事情吧,那么反过来的话……”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钉在姜游的身上,也幸好这个时候,班长杨霞站起来,十三岁的小身板居然已经初具规模,她推了推老土的眼镜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窗户的铁栏杆不一定能够拦住那只变异生物,先离开教室,往楼上跑吧!”

津市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
内蒙古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汕头治疗妇科哪的医院好
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