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驭魂天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逼宫

2020-01-17 02:3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驭魂天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逼宫

第一百三十四章逼宫

樊凡忽然盯着宁愿,并将自己的右手撤回去,

“宁将军,莫非你想……”

樊凡的话,点到为止,他沒有继续往下说,只是看着宁愿的眼睛,想从他的眼里,看到他的内心世界,

“樊兄弟,你太抬举我了,我也沒那个本事,小弟坦白地告诉你,沒有人有那个本事,”宁愿摊开手,认真地说,他明白,樊凡误会他了,

蓦地,樊凡调转兽骑,回到他的队伍中,高喊一声:“安营扎寨,原地待命,”

“樊兄弟,”宁愿闻言,急了,

“不要靠近我,否则,”樊凡抽出了佩剑,似有割袍断义之举,

宁愿如热锅上的蚂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不明白,樊凡与这贼老天一样,说变就变,

“樊凡,听旨,”宁愿无法,只好搬出秦浩然的旨意,

“还说不是,露尾巴了吧,”樊凡下了兽骑,嘴中唠叨不停;“你可以命令我,却无法命令我十三万士兵,”

随后,樊凡取下自己的头盔,任雨打湿他的头发,

“罪臣樊凡接旨,”樊凡跪倒在地,低着头,沒有再看宁愿一眼,

“樊将军,你敢不敢与我见陛下,”宁愿无奈,激将道,

“有何不敢,”樊凡站起來,将头盔戴在头上,接着从怀中掏出虎形兵符,递给身边的副将;“伍将军,军队就交在你手中了,”

说完,他跳上兽骑,大声嚷道:“宁将军,前面带路,”

宁愿沒有再解释,调转兽头,原路急驰,樊凡紧跟其后,

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一支大军,清一色的翼**,

宁愿勒住兽骑,脸上也有了诧异之色,他的军士,怎么也换上了翼**,

换盔甲,换兵器,他是知道,因为他也换了,可这改命妖兽翼**,怎么能说换就换了呢,

殊不知他离开营地后,沒有看到他震撼的一幕,十五万改命士兵,却包围了一群超过二十万头的翼虎兽,而且还成功地将翼虎兽训服,

一天前,他们这群阳朔军士,如果见到这群妖兽,只怕是有多远,就跑多远,可今天,却战意涛天,

樊凡也看呆了,他也是一名军人,并且还是一位出色的将领,但他看到这只队伍,真的感觉自己太渺小,

“我错怪宁兄弟了,”樊凡心中愧疚,他抬头看向宁愿,只见宁愿也是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樊凡心中疑惑,只见宁愿已跳下兽骑,跪倒在地,

“臣办事不力,望陛下恕罪,”

望着宁愿惶恐的样子,樊凡赶紧从兽骑上跳下來,高声喊道:“不知陛下驾到,未來迎驾,臣该死,”

“两位将军请起,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一人恕罪,一人该死,秦浩然越想越不明白,

“臣沒有将樊将军所部带來,”宁愿小声说道,

“是臣误会宁将军了,”

“哦,樊将军与宁将军情同兄弟,怎么会误会呢,”

“臣见宁将军突破改命境,就有了挟天子以令诸候的本钱,”樊凡解释道,

“现在呢,”

樊凡瞟了一眼宁愿,说道:“陛下身旁高手如云,宁兄弟沒那个能耐,只是心中不甘,”

这一马屁拍得秦浩然哈哈大笑,心情痛快,问道:“樊将军有何不甘,告诉朕,朕替你出气,”

樊凡叹了一口气,说道:“臣与宁兄弟情同手足,看到宁兄弟突破改命,臣嫉妒,”

“这好办,”秦浩然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

樊凡立即精神抖擞,还向秦浩然三头九叩,郑重其事地说道:“陛下,臣突破,愿以余生侍俸左右,”

“交出你的命魂,朕让你突破,”

“谢,陛下,”樊凡立即盘腿而坐,逼出了他的命魂,

秦浩然说到做到,刹那间,就签订完灵魂契约,

他现在就是这样牛,自获得那天符后,十万脱凡修士签约,也不过一柱香时间,只是精神力消耗巨大,

要不是魂体能燃烧血元丹,补充精气神,估计灵魂也会脱力而消散,

这时,樊凡再次叩首再谢,还向宁愿投去感激的目光,

“陛下,臣请回营,带儿郎回归陛下旗下,”

“去吧,朕静侯佳音,”

樊凡道谢,站起來上了兽骑,扬鞭急驰,向营中赶去,秦浩然率队伍,慢慢的跟随,

此刻,河边已扎好营寨,密密麻麻,连绵几里,

樊凡直奔中军帅帐,副将坐在虎椅上,有模有样地批阅文书,

“伍将军,通知下属,队伍,准备出发,”樊凡命令道,

伍将军放下笔,沒有移动,只是看着樊凡,

樊凡以为副将沒听明白,又重复道:“伍将军,通知下属,队伍,准备出发,”

“樊将军,你是给我下命令么,”

“当然是,难道这帐内,还有另一个伍将军,”樊凡的脸阴了下來,这副将,有这么说话的么,

“叭”的一声,副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刚批阅文件的毛笔顿时断为三截,

“你是何人,”

樊凡一看这情形,立即火冒三丈,喝道:“伍德,你搞什么鬼,连老子都不认识了,”

“我认识你一个鬼,老子是新任阳河郡守奋使,伍德伍大人,”伍德大怒,抬起一腿,将身前的桌案踢得粉碎,木屑落满一地,

“你是守奋使,老子是什么,”樊凡声音加粗了十倍,眼中冒出的都是火,

“我管你是什么鸟,”伍德冷笑,大喊一声;“來人,用乱棍,将这只疯狗打出去,”

伍德话音刚落,帐内跳出数十个刀斧手,

“伍德,你早有预谋,”樊凡冷静下來,声音也小了很多,沒有了刚才的火药劲,

“是吗,早应该这样谈话,毕竟你我也同僚一场,”伍德声音也小了许多,脸上也多出了诡计得逞的笑容;“不错,我早已不满你多时了,”

“伍德,你沒有这样大的胆子,告诉我,谁给你的豹子胆,”樊凡來到伍德身边,小声问道,

“还是你知我心,你想知道,”伍德笑了笑,小声地问道;“知道得太多,不好,”

“不知道,我死不眠目,”

“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并且还让你死得痛快,”伍德叹了一口气,将嘴伸到樊凡的耳边,

长春治疗银屑病权威医院
天津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到底咋样
日照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遵义治疗癫痫病哪最好
分享到: